Archive for 03月, 2008

日复一日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30th, 2008 >> 聚焦你我

    又是一周过去了,前一周确实做了好多事。却还有许多想做又没做的事,只是脚伤之处的积水老也好不了,只想说一句话:健康最重要!
    每天早上班,下午早点去看医生,然后回家,偶尔看书。休息、治疗、锻炼、工作。生活原本简单,简单地重复着昨天的事,却还是那么累累的。也好,这样好入睡!

周末愉快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23rd, 2008 >> 聚焦你我

      再过50分钟又是新一天的开始!新的一周又如期而至!
      万事开头难,刚刚才像小孩学走路一样,就这么如上战场一般的工作,还真不能适应过来。除了累,还是累,剩下来的只有累!
      领佳节又重阳导和同事们都于心不忍地劝说我别来上班,再好好在家呆一阵子,可能对脚的恢复有好处。可我怎么也不想呆在家里了,反正有好多事还是得自己做的,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。人活着总得像个人样,家呆久了,都不成佳节又重阳人样了。
      我想,还是为自己加油吧!再挺一段时日,会慢慢好起来的!一定会的。只是时间问题。可医生说,好得快,就没事;好得太慢,就不好办了。像机器零件一样,到了最后,一旦生锈,也就报废了!呜呼哀哉,好可怕!

天天过节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14th, 2008 >> 聚焦你我

    3月14日,大家称为白色情人节,是因为她比红色情人节多酝酿了二十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天的时间,情深了,色沉了,味更浓了。
    数学上有句“照这样计算”,看来,我们天天过节的时日已经不远!
    在这个好日子里,我已康复上班了!有好事向大家报个道,说声平安。
    已经错过了冬天,再也不能错过春天了!


公园一角


 

悲伤泪水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13th, 2008 >> 聚焦你我

    仰卧见天,一种无以言状的冷冰袭击而来,积压在我的心口,既然挥之不去,就让她静静地进驻我的灵魂,在没有思想之间,我感受到心肺的刺痛已是全方位的了,不能自己,泪花已然滑润着眼角的皱纹,悠悠然来到了不加梳理的干枯发际。滋养着发根的汗腺,试图进一步努力去读取脑壳上的头皮屑。


如此短暂的一瞬间,脑中央情报系统早已密集所有细胞,闪电式告知身体器官,于是乎,心跳加快,胸口发闷,肌肉紧张。不经意间,手指头按捺不住冰凉的袭击,触摸到了那凝结着又开始风干的泪珠。哎,一个人情感的流露就这样一刹那间抹杀了。


“自古多情空余恨,蜡烛成灰泪始干。”谁都知道这个道理,却有几个能主宰自己的思想轨迹。想开点,并没有阻止你想得深入点。想得纹纹也多了,想得泪水常流了,更加艰辛跋涉了。她需要更长时间的努力,也只不过是为了再次与发根诉说衷肠。


千辛万苦终究还是解脱不了轻轻一弹指。可是,傻乎乎的泪水已然满足,依然积蓄力量,等待时机,再渡陈仓,不把那战壕加深誓不罢休……


总是徒劳无功,何苦呢?


就让那泪水尤如分泌汗腺一样来去自如吧!云消云集,乌云散尽,天地依然美丽。

不夜晚秋
重庆夜景:不夜晚秋

鱼对水说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12th, 2008 >> 聚焦你我

鱼对水说:


你看不见我的眼泪,因为我在水中。


水对鱼说:


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,因为你在我心中。


 


如果你是鱼,我就是水;


如果你是水,我就是鱼。


在相濡以沫的日子里,


还需要用眼泪来诉说情怀吗?


 


有朝一日,


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。


那时的你看不见我的眼泪,


我也感觉不到你的心跳。


 


即使你就在我的身边,却也视而不见,


因为我不是鱼,你也不是水。


泪流满面,挥洒自如,


也许我原本就不在你心里。

气势壮观

见与不见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6th, 2008 >> 美文欣赏


《见与不见》,很喜欢这首诗的意境,转载在这里与大家共欣赏。 



见与不见

仓央嘉措活佛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见,或者不见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就在那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悲不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念,或者不念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情就在那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来不去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爱,或者不爱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就在那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不增不减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跟,或者不跟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手就在你手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舍不弃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我的怀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或者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住进你的心里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默然 相爱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寂静 欢喜



射灯诱人.jpg

闲扯“艳莫道不消魂照”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5th, 2008 >> 聚焦你我

    无意中听说了“艳莫道不消魂照门”事件,幸运的我,倒也没见着那些所谓很傻很天真的艺人留下的很黄很暴力之原生态,也就不知道其严重和威慑程度到怎样的无以形容。


远而观之,的确是一件好事。记得去年到重庆听课时,江泽莫道不消魂民来到朝天门的位置,恰恰是我们正在拍照留影之地,那时的空气还散发着诸多老百姓的气息和汗味。多少人追星似的,为自己能目睹领袖的背影而激动不已,象一阵强台风,卷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尾随其后。而我只是退而观看,不也一样看见了那览车中挥手微笑的江总吗?幸运的是,我看见了江哥依然慈祥如故,看不见他脸上皱纹和微笑百态。这多好呢!一老师连忙告诉了老公,她老公回答:这么激动,他的身旁坐着小宋吗?哎,人们为何总喜欢炮制事件呢。


话说回来,这“艳莫道不消魂照门”事件是不是炮制的结果的确不得而知,是不是还有人添油加醋也不得而知,不管怎样俺们的确震慑吃惊。以至于片面闲扯一通,不是说言帘卷西风论自由吗?


以前民众追随柏芝称“玉女”,我看好的是她的叛逆气质与冷艳;现在网民骂玉女为“欲女”,我反倒有点点可怜她:我一般般的电视和电影不去看,《河东狮吼》让我见识了一个非凡的、叛逆的、艰辛的、悲壮的中国女性的不屈不挠。我被深深地感动着,因而也偶尔被柏芝形象照上的冷艳所吸引。一个多么个性张扬、无人能及的出阁女艺人啊!没有“身经百战”,哪能“武功盖世”?有如武林中人,当你威震四海、天下无敌的时候,已然四面楚歌,高处不胜寒啊!


网络上好像炒作得很凶,“玉女”周围帅哥成群,层层包围,实属司空见惯。而今,“陈氏”一人,单枪匹马,也搭上了美女成堆,苟且说一声:不落俗套,演艺圈令人发指。


人性与真爱本来就是一个整体,不可分割,不相矛盾。为何一定要割裂成碎片,让她慢腾腾地滴着血,来刺痛人心呢?如此异想天开,铤而走险,真是叹为观止!


曾经在《读者》中看到一小说:女人30岁时,好不容易在国外找到了心中的白马王子。结婚当晚,女人很幸福:几经周折,我终于把处半夜凉初透女之身献给了自己可以托付的人;丈夫很气愤:你都30岁了,难道中国有那么多的好男人,却没一个男人喜欢你吗?到底什么毛病!不可思议啊,性人比黄花瘦爱观念的极端冲突,使得这段姻缘才刚开始,就注定结束了。


乌乎,红颜消愁为谁生,蓝证悄然陪终身!


评价标准不同,评价结果炯然各异。无论如何,有一点是相同的:是女人,总吃亏。


坐看云起,权当消遣:


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偶读圣贤书。


两眼不看室外情,一阁远观他人闺。

五光十色.jpg
射灯下那皇气十足的太极快艇上正坐着老莫道不消魂江呢!

真爱几多

Posted by: zxz6056

03月 4th, 2008 >> 美文欣赏




  每个人都在思考,到底什么是真爱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诠释与践行,《世界上最远的距离》我们早已熟悉,但泰戈尔笔下的真情总是每每使人百读不厌,屡诵屡美,脍灸人口。



 


世界上最远的距离

泰戈尔


  


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距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不知道我爱你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不知道我爱你,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,而是想你痛彻心脾,却只能深埋心底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,而是彼此相爱,却不能够在一起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,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树与树的距离,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,却无法在风中相依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树枝无法相依,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,却没有交汇的轨迹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,而是纵然轨迹交汇,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,而是尚未相遇,便注定无法相聚;



  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是鱼与飞鸟的距离,一个在天,一个却深潜海底;



    亲爱的,如今,你就在我身边,我们却不能在阳光下相爱。